×

我奶临死前 逼我做我弟的小妈

我奶临死前,逼我做我弟的小妈

浏览77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京东购物节
酒店防偷拍反监控探测器
们家不算什么富贵家庭,但是我爸却过得跟少爷一样,只因为他肩负着传宗接代的重任。

我奶在生完我大姑之后,就被婆家冷眼相待,差点就被休了,她主动把我大姑送给了亲戚,然后喝药求神的折腾了两年,这才生下了我爸。

一时间我爸就是家里的宝贝,谁都宠的不行。

等我那个大姑长大嫁人后,我奶还以“你是我生的”为由,变着法的逼我大姑支援我爸。

到了我这里我妈比我奶当初还要惨,因为她是我奶找人算八字专门算出的“养儿优选”,结果生出我这么个赔钱货。

新婚第一年,我妈什么重活都不用干,吃好喝好生儿子就行,可有了我之后她的地位一下子一落千丈,感觉走路都能被挑出一堆毛病。

然后剧情重演,在我十岁的时候,我妈终于给我奶生了个孙子,母凭子贵,重新在我奶那里站稳了脚跟。

这种老一辈的传统思想根深蒂固的摧残着我这一代的很多女孩子,我们无力去改变,只能接受。

可让我心里最难受的是,我妈被我奶潜移默化间影响的“女儿生来就是赔钱货”。

所以说,我自小就没感受多少来自于我妈的关爱,我弟的新衣服年年换,我只穿亲戚家孩子不要的。

我弟从小就上各种兴趣班,我连个英语辅导课都没接触过,家里做肉包子我弟先吃,他吃饱了不吃了,我才可以吃他剩下的。

反倒是我大姑对我很好,她遭受过这一切,甚至直接被亲妈送过人,所以深知我的艰难,本想是多照应照应我,但还得买东西买成双份在我奶奶那里过得去。

大姑常常偷偷给我说:“你一定要好好学习,嫁出去,千万别留在这个地方,不然你会被拖累一辈子。”


我奶当初为了怀我爸吃了不少药,反而身体有了亏损,所以我爸在娘胎里就长得不大好,生下来后身上一堆毛病。

我弟长到五岁的时候我爸就不出去工作了,家里的经济来源只有我妈的小卖部,还有我奶和大姑的支援。

他们怕我弟上学结婚的钱攒不够,就让我辍学去上班贴补家用。

我大姑是唯一一个反对的人,她坚信我的学习成绩一定会让我出人头地,而且她更不愿的事让我重蹈覆辙,成为第二个她。

大姑的反对成了我心中一片黑暗里的一点小小的火苗,至少让我第一次感觉到我还是有家人的。

可是我妈却狠狠的给我这点火苗上浇了一盆水,她闹着要上吊自杀。

我不管我弟,她就去死,让我自己去养我弟。

我哭着问他:“我考上大学了也能养弟弟啊!”

“万一你考不上呢?你爸身体是个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?”

我大姑被我奶指着鼻子狠狠地骂了一顿,当着邻里的面毫不顾忌:“你就是个害人精,挑拨鬼,逼着他妈去上吊。

你要是恨我当年把你送人了你来找我啊,干嘛要这么害你弟弟家?”

我奶声嘶力竭的凄惨样子,看的人都同情这个老人的不容易,同时对着我大姑指指点点的,说她太小心眼了。

那次之后,我大姑再也没有回来这个家,临走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。

她“恶”人做到底,既然被扣上不孝顺的罪名,那就彻底断绝关系吧。


我去了一家超市做长促,一个月就2800的工资,然后2000块钱上交给我妈。

我知道长期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成为第二个大姑,必须得给自己存点钱,然后另做打算。

幸好上学的时候我的文笔一直不错,每天下班之后我都会去超市旁边的一个小网吧里,上写手网接任务,靠帮人写各种东西来赚点钱。

什么东西我都写,包括小学生的作文,就为了那么五十块钱,我要把一个小屁孩当成是上帝耐心听他所有的要求。

一写就是四五个小时,也才二十多岁的年纪,我就能感受到自己的颈椎出了问题。

而且那家网吧又小又脏,里面都是通宵上网或者无所事事的混子,昏暗的网吧里乌烟瘴气的,脚臭味、烟味、还有馊的泡面味全都混在了一起。

他们恶狠狠的砸着键盘满嘴脏话,说实话我也挺害怕的,但是我只能够负担得起的这里1.5一个小时的网费。

每一次我都将耳机声开到最大,努力投入到工作中忘记周遭的环境,然后每天晚上带着一身烟味回家。

我妈好几次都怀疑我是不是跟社会上的人有染,我说是超市上货加班,大家吃饭时男同事抽烟沾上的。

有次回家太晚,我刚出网吧门就被几个醉醺醺的人给堵住了,他们一把把我拉过说让我陪他们再坐一会。

我是真的吓坏了,下意识的用尽全力推倒了其中的一个,另外的几个很不爽,狠狠地在我脸上甩了一耳光,我眼前一片泛白,一股腥甜充斥在口腔里。

还是网吧老板好心,拉开了我们,让我赶紧走。

我立马往家的方向奔,跑的太急还摔了一跤,到家后,脸上、身上都是伤。

这一次我彻底“坐实”了跟社会人士有染的罪名,他们没有一个人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。

我奶又扬起她尖酸刻薄的嘴脸:“让你出去是挣钱的,不是去混社会打架的。”


我再也没有去网吧,我忍痛用攒下来的钱偷偷买了一个二手电脑,而且我还不敢带回家,生怕理所应当的成为我弟的玩具。

我把电脑存放在超市门口的柜子里,小心翼翼的藏好小票。

每天下班之后我都会躲在休息市里继续在网上接任务,一点一点的赚钱。

我跟我老公就是那会认识的,他是超市的防损员,看我每天都坐在休息室里一个劲儿的敲电脑,他好奇问我在干嘛,我说在挣钱。

慢慢的我两就熟了起来,他做饭很好吃,经常做饭做两份,给我带一份。

每天他都会陪着我在休息室里写东西,他说周围的无业游民太多,我一个女生太晚了不安全。

我把我那天的遭遇说给了他听,他说什么每天都要送我回家。

他是除了我大姑,唯一给过我温暖对我好的人,相处了三个多月,我两恋爱了。

我们那个小地方,到处都是熟人,自然我跟他在一起的事没多久我们家也就知道了。

不过那一阵我妈顾不上我,因为我奶住院了,说真的当时我看她躺在病床上枯瘦的样子我一点也不难过。

就是她亲手送走了我大姑,害的我妈不爱我,更害得我没学上,她死了我肯定不哭。

可能是我奶真的不行了,我大姑也被我爸叫回来了,弥留之际,我奶开始交代后事。

她希望我大姑能多帮衬点我爸:“你弟弟身体不好,又有两个孩子,错都在我,不在你弟身上,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啊!”

紧接着她又把我招呼了过去,我觉得她跟我说话的时候是用尽了身上最后的一点力气:“你一定要帮着你弟弟,他是咱家的独苗,你必须对他好。

长姐为母,你就是她的小妈,你如果不对你弟好,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!”

我到现在都忘不掉她捏着我的手逼我发誓的样子,就好像我弟就是我生的一样,她当时满脸扭曲,本身就瘦的像具骷髅一样,她的表情狰狞的如同厉鬼一般。

好在,她终于死了。可是我怎么也忘不掉她最后的样子,真的可以用阴魂不散来形容。


我奶的后事办完之后,我带着我老公见了我大姑,我爸我妈我谁都没先让见,我大姑是他见的第一个我的家人。

我大姑对他很满意,觉得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,她很认真的对我老公说:“地方就这么大点儿,我们家的事你也多少听说了。

如果你是真的对她好,就带她离开这,永远的离开。”

我老公对我大姑坚定的言辞都有点怀疑,问我好歹是一家人,怎么能做到这么狠心。

我问他如果你被你亲妈当成是垃圾不要了,事后又觉得这个垃圾还是有点用处,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榨干你,你觉得这还是一家人吗?

遵照传统,我奶去世后的三年我都不能结婚,可听完我大姑的话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里了。

我老公对我也是真的好,我们约好两个人一起努力赚钱、存钱,等丧期一过,立马上门提亲。

那两年我爸的身体也越发不好了,经常住院吃药,家里的花费自然也就多了。

就连我做写手赚的钱都得贴补进去,还有我弟上学补课的各种费用,我几乎就没存下多少钱。

我妈放出风来,想娶我,没个二十万是绝对不行的。

我知道她这话是说给我老公听的,但是我老公仍旧意志坚定的要娶我回家。

最后,我两商量,跟我妈摊牌。

到底需要多少钱才能放我走?

我妈还有理有据的给我们算着:“彩礼二十万一分不少,还有你弟上大学的学费、生活费,你也清楚家里的情况,你爸……”

“够了,你就说多少钱你才能把户口本给我,而且再不许问我要一分钱!”

最后,我妈以四十万的价格把我“卖”给了我老公,并且保证以后绝不会问我再要一分钱。

就这都是念在我也是亲闺女,家里的负担也不能让我承受太多。

我笑笑:“妈,你赚的不少了。”


虽说老天把我生在了一个这样剥皮喝血的原生家庭,但幸好也给了我一个深爱我的男人。

我大姑把我老公介绍到了他们村去澳洲打工的队伍里,只需要四年就能赚来四十万。

我也辞去了超市的工作,跑到我大姑家里专职写作,那几年写东西也是很赚钱的。

不过我并没有告诉我妈辞职做了什么,骗她说是去了一家公司做文员,工资更高。

你相信吗,我当时的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个分期付款的商品一样,我老公每月按时给我妈汇钱,直到付清后才能将我带走。

好在也就两年的时间,我自己攒了十万,我大姑给我借了十万,然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凑够了四十万,让我老公提前回国,结束了辛苦的国外务工之旅。

当时是我大姑陪着我们去的,我妈见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,给了我户口本,也保证不会再问我要钱。

我大姑没给好脸的说道:“你还好意思要吗?这些年你从她身上要走了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”

是啊,我妈从我身上剥削走的,足够给我弟弟买一套子了,除了钱之外,还有别的。

我结婚的时候我爸妈也只是喝了个茶而已,婚宴上作为我家人出席的是我大姑,她才是我心中唯一的家人。

她热泪盈眶的将我交到了老公的手里,我哭的跟个泪人似的,她都不先安慰安慰我,却交代我一定要对我老公好,不要忘记他为我做的一切。

我笑着问她到底是谁的亲姑姑?

我当然不会忘记我老公对我的好,结婚后我们去了深圳,凭借着我在写手圈的经验,以及我老公的出国经历,我们一起开了一家传媒公司。

我们对外宣称公司老板是海归,我怪我老公骗人,他笑我太单纯,一点生意头脑都没有。

慢慢的我们的公司也做起来了,存款远比当初我妈计较的那四十万多,不过我跟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我唯一要孝顺的就是我大姑。

我奶对她不好的,我来双倍三倍的补偿她,没有她,我真的还有可能继续被我弟喝血吃肉着。

我们都是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受害者,好在我们现在过得比谁都好。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魅彩巢

一站式宝妈购物省钱技巧

热点评论

访客